马云金融大棋局水落石出 金融业血战将从此拉开

马云金融大棋局水落石出 金融业血战将从此拉开

2014-10-21

叶问:929日,由阿里牵头的浙江网商银行获批筹建,这个事件的大背景是什么?

刘润:金融是经济的血液,金融改革是今年的重头戏。5月,李克强总理强调,今年金融改革的重点是做好三件事:放宽市场准入、推进利率市场化和建立存款保险制度。

其中,放宽市场准入,允许筹建民营银行是打开金融业的入口;允许银行破产倒闭,建立相应的存款保险制度,是放开金融业的出口。再加上利率的市场化,金融行业的市场化进程在加速。

在放宽金融市场准入的大背景下,阿里获批筹建银行,落下了马云金融大棋局的关键一子。

叶问:您能否分析一下阿里金融大棋局的来龙去脉?

刘润:阿里获批银行是一整件事情的最后一环,其中最重要的环节是支付宝。

人类史基本上是一部生存资源短缺史,最近几十年才出现物质的极大丰富。物质短缺的时代是产品为王的时代;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是渠道为王的时代——众多的产品争抢有限的渠道;互联网全面兴起后,无限丰富的网络货架配上发达的物流,使得渠道也不再稀缺,用户为王的时代就到来了,争抢“被用户选择的机会”成为商业竞争的关键点。

支付宝是阿里抢夺用户的利器。从过去几年的举动来看,支付宝在想尽一切办法占领用户的支付场景,也就是解决用户的任务。

叶问:请举一些抢占支付场景的例子吧。

刘润:例如在中国大医院看病有“三长一短”的问题,即挂号排长队、就诊排长队、缴费排长队,看病时间短。支付宝启动了“未来医院”项目:患者可在手机端进行叫号查询,并根据实时叫号情况安排前往诊室的时间,省去在诊室门口的等待;当医生开具完处方后,患者可直接在支付宝系统进行缴费,而无需再去窗口排队等候。

支付宝能部分解决患者的问题,从而诱使人们成为其用户。

看病支付场景之外,支付宝还要大规模抢占餐饮支付场景。2013年底,淘宝开发的淘点点宣布向全国所有城市餐饮商户开放,已有海底捞、黄太吉、一茶一坐、嘉和一品、杭州酒家等上万个商户入驻。

消费者可以用淘点点查看餐厅的电子菜单,通过图文介绍点好菜后保存订单,到店用手机扫描餐厅的二维码,就直接下单到厨房,省去找服务员现场点菜的时间,同时可享受商家提供的折扣优惠。结账时再扫一下二维码,就能使用支付宝钱包快速付款。

又比如支付宝和上海的强生出租车公司合作,乘客可以使用手机支付宝钱包,扫描计价器屏幕上的二维码,即出现支付页面,输入车费后点击支付即可。这种支付场景今后还会在其他出租车公司推广。

还有海外购物可用支付宝办理退税;全球旅行房屋租赁社区Airbnb支持支付宝付款……例子真是不胜枚举。

叶问:支付宝通过便利性抢占支付场景,这跟阿里开银行之间是什么关系?

刘润:回到吃饭的例子来说明吧。在餐厅往往能看到一排刷卡机,我解释一下其中的利益关系。

中国信用卡有两个收入来源,一种是未及时还款产生的利息,一天万分之五,一年就是18%,但中国绝大部分人是不愿意欠这个钱的,在免息期总会把钱还清。因此发卡的银行主要靠第二种收入,交易的手续费。这是商家要支付的,因此有些商家会问能不能给我现金。

餐饮大约要交1.25%的刷卡手续费,发卡方会拿走其中的70%,银联拿走10%,收单机构拿走20%。发卡银行赚得很多,这成为它们比较重要的收入——因此我们经常能在地铁口、小区里看到办卡的,办卡就送小礼物。

在前些年,快钱、财付通、支付宝解决远程支付问题,易宝支付、银联商务POS机解决近场支付问题,大家泾渭分明。

但这两年移动互联网来了,在支付行业引发了一场革命——可以用远程支付的技术解决近场支付的问题。用手机扫描二维码,就可以当场完成支付。

来看一个具体的例子:“1号店”在地铁站做灯箱。地铁站的宽幅大灯箱上排列着几十种日常生活用品,有啤酒、牛奶、方便面等等,每一样商品下方除了名称、价格外,还有二维码。等地铁的人只需在手机上安装一个客户端软件,即能将地铁站变成超市,直接扫描二维码购物、付款。

这将挑战整个近场支付的银联及第三方收单机构体系,并且二维码支付将发卡银行管道化、后台化。这时银行还没觉得很可怕,毕竟支付宝还要绑定我发的卡。

但今天阿里要走出最后一步——自己办银行。腾讯第一批拿了银行牌照,但是要有线下网点,第一批牌照阿里不拿,因为它要的就是纯网络银行。

有了银行就可以发卡。支付宝可以绑定三张信用卡,其中一张如果是阿里信用卡,阿里可以规定,如果使用阿里信用卡付款,就可以获得减免,或赠送点券。即使没卡,阿里网络银行也可以给你办虚拟的信用卡,用来购物打折。那时有很多人会因为利益,倒戈到阿里信用卡的阵营。

支付宝已经占领了79.9%的移动支付市场,在用户为王的时代,掌握3亿实名制用户的支付宝,在一年内有几千万张信用卡的发行量将不是难事——微信支付曾依托社交功能,春节七天,借助微信红包,绑定几千万张卡。

阿里信用卡发行成功后,整个的支付闭环就形成了。交易手续费的受益就没银行和银联什么事了。

而且支付闭环形成后,会有更多人愿意把钱存在阿里银行,然后阿里又可以利用银行存款向阿里小贷的客户放贷了。这样存款、放贷的金融大闭环又形成了。

叶问:您怎样评价阿里进军银行业的后续影响?

刘润:我认为这是近半年来金融领域最大的一件大事。

银联、第三方支付机构将迎来一场浴血之战,一场头碰头的客户保卫战,它们要全力守住自己的支付场景。它们要利用央行叫停二维码支付的时间空隙,发展守住客户的战略战术,抵御支付宝抢夺用户场景的进攻。

对于银行来说,要想想怎么抵御阿里银行更小的利差。国家规定一年的定期存款利率是3%,贷款利率是6%,银行可以赚取3%的利息差。利率一旦市场化之后,我相信阿里银行一定会针对低风险业务降低利差,传统银行面临低利差时代如何存活的挑战。

中国金融决策层要守住底线,不能出现系统性的金融风险,在此基础上,要全力改革,盘活金融这盘棋。决策层选择引入阿里、腾讯这样富于活力的民营银行,来搅动传统金融的一潭死水,让其他银行业变得更有活力,更加朝气蓬勃。

总之,随着阿里进军银行业,金融业的一场血战将从此拉开。

刘润: 润米咨询董事长,传统企业互联网化研究者,“商业进化论”创始人,环球旅行家,前微软中国战略合作总监。

财富热线:4000-311-366